關於部落格
木頭裡帶著大地與陽光的氣味,每一件都有不同的表情…
  • 440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別人的畢業典禮

倩綸、文鈴、波妞都在。倩綸問我現在在哪裡(工作),聽說我有在工作她有點放心的表情,溫度適中的問候,沒有多加追問,關心,卻不會讓人喘不過氣,離開了半年多,她還這樣關心,實在很感動。
 
大家各自帶了食物到二會,兩張桌上,有買來的滷味、甜點、同工手作的飯糰。我想起12月去日本玩回來時,帶了幾樣點心,其中一樣是東京香蕉吧,因為數量不夠,當時有幾位同工是兩個人吃一根香蕉的,(我下次帶任何點心一定會帶超過足數!!)同工說,因為算了一下數量,不夠大家一人一包,分著吃,有嚐到味道就好……我的記憶被拉到更遠之前的聖誕季點心,每天發放前,都會看到休息室桌上會寫著:「吃之前,請先想一想,還有人沒吃。」原來,長年以來,同工們都謹遵這樣的優良傳統,有好東西,一定大家一起分享!換了很多工作,不論是誰帶到公司的點心,向來都是「先搶先贏制」,沒吃到就是沒緣份;但是在校園,乍看之下嚴厲的規定,後來卻變成了互相體貼,彼此相愛的教導與傳統。
 
派對開始一陣子,看了很多同工給倩綸的留言,我想起,其實,我一直很少在工作上與倩綸交集,很多時候都是都是幫她打打下手,撕個特價標籤、包裝月曆之類的,還有就是找不到CD、找不到書、求救的時候…大部分的時候,我覺得她很兇,不太敢靠近,但是我很喜歡和倩綸禱告,她的禱告總是那麼單純、專著,目標明確。

 
我沒有遇過有人在我面前(?)退休,倩綸是第一個,雖然信程哥也退休了,但是當時我並不在;所以倩綸的退休,對我來說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,好像看到了一個職涯,非常「完整」的落幕(當然不排除有再起幕的可能!),上帝用她,一路帶她高山低谷過了25年。對於一個畢業快10年,沒有一個工作作超過3年的我而言,簡直是模範!我看到什麼是委身,還有什麼是專業!
 
3年前回去當聖誕季工讀生時,有位同工剛到校園,有天晚上,夙卉讓他上貨,他「矮由」地叫了一聲,不太願意,夙卉還回他:「臭小子,你跟我唉!」但是他還是拿起上貨箱默默的蹲在角落上起貨來。去年,我回去,也是聖誕季工讀,那位同工已經是個稱霸一整層樓的超級台柱!有一天,只有我一個人在顧店,有個客人問我DVD,我很制式地查了庫存,從櫃子上找到了它,客人拿在手上,問我:這是○○系列的第2集,你知道它的第1集叫什麼,在演什麼,好看嗎?我心想我不過賣個DVD,我哪知道他好不好看,書店這麼多書,我是每本都看過嗎?後來同工吃完飯回來,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他,想不到他竟然能把第1集找給我,還能告訴我內容是什麼,面對「這才叫專業」,我羞愧不已。

 
還在校園當正職的時候背廠商編號,想著背這些東西有什麼意義?覺得每天記住這些商品幹麻?我記得當時夙卉跟我說:「至少你知道『可可熊』是什麼啊!」當年我在心理嘟嚷:「知道可可熊又怎樣?」當去年聖誕季,同工告訴我DVD1集和第2集有什麼不一樣的時候,我瞭解到認識可可熊是誰非常重要!因為它會讓我成為一個專業的人!
 
原來2年可以把一個人訓練成這樣。那麼待了25年的倩綸,又是什麼境界呢?以前常常覺得,這間門市真是有夠不科技的,但說不定就是拜這個不科技之賜,才有這麼多優秀又專業的同工。
 
去年第一次遇到阿綠,是在地下室包裝忙得昏天黑地的聖誕季,只見某天下午冰心上了二樓採購,請文鈴下樓幫忙,文鈴說她在忙,不能找阿綠嗎?冰心回答:「阿綠包裝太慢了,雖然妳是孕婦,但是還是比她快」…隔沒幾天,我就看到阿綠在FB上向人到處借鋸齒剪刀說要回家練包裝,這種打死不退的精神,也是讓我超感動的!
 
有人說專家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,也有人像我一樣不學無術,又沒有在一個地方久待的定性,但是一項技能若是沒有反覆地「過度學習」(Over Learning),內化成為身體的一部分,又如何累積成自己的東西呢?就像日文裡「學習」這個片語,叫做「附在身上」,字典上的解釋,叫做:「把知識、習慣、技術等變成自己的東西」,經過了這麼多年,回頭來看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回事。

 
感謝上帝讓我(多次)進校園,遇見倩綸,讓我每次都看到在相同的東西裡面的不同變化,成為生命當中的養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